新聞中心NEWS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北京試水家具業“油改水”結束,水性漆即將全面替代油性漆?!

時間:2019-02-20   作者:system

北京試水家具業“油改水”結束,水性漆即將全面替代油性漆?!

2019年01月25日 19:11 新浪看點 作者 搞笑big大工廠


從去年開始,北京已經有家具生産企業全面實現或開始著手“油改水”工作。一年後,北京市出台被稱爲全國最嚴的家具汙染物排放標准,根據具體規定,2017年後,北京的家具制造行業將全面禁止使用油性塗料即油漆噴塗。


北京市家具生産企業全部“油改水”

據悉,制定新排放標准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推動北京本地家具企業把過去在家具等木質産品使用的有機溶劑塗料(油性塗料)全部更換成水性塗料,不更換的企業將徹底退出市場。

爲促進節能環保,早在今年1月26日,國家財政部與國家稅務總局便聯合發布了“關于對塗料征收消費稅的通知”:經國務院批准自2015年2月1日起在全國範圍內對塗料征收消費稅,征收範圍包括生産、委托加工和進口環節征收,適用稅率均爲4%。同時,對施工狀態下揮發性有機物(OC)含量低于420克/升(含)的塗料免征消費稅。

這兩大環保政策直接針對目前的塗料、家具兩大産業汙染嚴重的現象,嚴控上下遊産業鏈,實行兩手抓,從而擴大水性塗料在工業塗料中的應用範圍。

北京試水家具業“油改水”結束,水性漆即將全面替代油性漆?!

家具業“油改水”意義重大

揮發性有機化合物(OC)排放是生成PM2.5的重要之一。有數據顯示,18%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是由傳統溶劑型油漆排放産生。水性木器漆的OC排放量,僅占油性漆排放量的十分之一左右。

由于水性漆對技術和生産工藝等要求更嚴格,成本也更高,目前我國水性漆的普及率較低。據業內專業人士介紹,20世紀40年代開始,國外水性塗料技術逐漸發展、成熟,而且把它應用于木器方面,到1980年在丹麥正式將水性塗料商品化。而在我國,水性木器漆的産業化道路一直比較艱難。水性木器塗料從興起到現在,國內最早涉足的知名塗料企業卻難成大器。1995年,德國都芳塗料第一個進入中國市場,推廣其在歐洲已經成熟的水性木器塗料品牌,雖然産品環保性能好,但由于價格較高,加之中國應用水性漆的大環境尚未形成,造成産品水土不服。

據北京家具行業協會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在協會登記注冊的生産型會員企業的設備改造工作已經陸續展開,曲美家具已于去年全面實施“油改水”,百強家具目前已完成“油改水”工程,榮麟、黎明文儀等大中型企業正在積極實施之中。由于水性塗料用在不同家具上的效果不同,需要不斷實驗和測試,從而調整到最佳光澤度。最根本的問題企業還須改造和引進生産線。據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任淑琴介紹,也有一些企業基于成本考慮正在選址外遷。

“油改水”局面是否由此打開?

面對嚴厲的OC排放標准和標准執行第二階段更爲嚴格的要求,北京市生産型家具企業急需改造原有的生産工藝。

對于生産型家具企業,使用水性漆的成本比使用傳統油性漆高30%,甚至高達50%。塗料專家譚春雷表示,“水性木器漆使用成本高、塗刷要求高、生産線改造難度大,是多數家具企業不願意改用水性木器漆的主要原因。”

相關數據顯示,目前業內僅有不到15%的家具生産企業使用水性漆。目前,北京市1000多家家具制造企業中至少有半數以上還在使用油性塗料噴塗,全面更換水性塗料在一定程度上會增加企業的生産成本。據悉,相關部門已經把該類技術改造納入技改獎金支持範圍。

此次新標准的實施,對塗料行業既是一次重大考驗,也將是一次難得的機遇。據,目前市場上兼做水性漆的塗料企業不在少數,但由于市場需求量的限制,規模化應用于木質産品噴塗的並不多。那麽,在政策驅動下,市場對于水性漆的需求量勢必會有大幅提升,水性漆替代油性漆的局面是否由此打開?

該業內人士還表示,“企業油性漆改水性漆的周期至少需要兩三個月,有的則要半年以上。這與企業的改造規模、現有工廠的改造條件、企業推進進度控制等因素都相關。”


“油改水”企業消化成本成難題

木器漆是用于實木板、木紋面板、膠木板、纖維板等木制品上的油漆,按産品種類可分爲水性漆和油性漆。作爲屬于工業塗料範疇的器漆,目前工業塗料可分爲水性塗料、溶劑型塗料和粉末塗料,其中溶劑型塗料仍占全球工業塗料技術的主導地位,而且比例達到總量的75%以上。

據預測,以北京爲試點,在政策驅動下,水性漆時代已經到來。未來幾年,油性漆將徹底退出市場,取而代之的是以水爲稀釋劑,不含有機溶劑,具有低碳節能、不燃不爆、超低排放的水性漆。目前,不僅僅在我國,其他國家在降低OC排放方面的相關法律法規也均在相繼出台,其中水性塗料是一重要角色。

家具生産企業“油改水”,如何消化增加的成本,成爲企業面臨的重要問題。提升的成本主要體現在水性塗料在噴塗環節的回收上,大企業有資金購買噴塗機基本就能解決,小企業則相對費力。

一直以來,水性漆被認爲在耐高溫性能和硬度上不敵油漆。但塗料專家表示,這並非不可解決,在類似餐桌面板上適度增加成本,足以彌補水性漆耐熱性能的不足,畢竟在衣櫃、木質床上不存在這類問題,在成本上應當區別對待。

對于“油改水”,北京黎明文儀家具負責人肖敏表示,企業正處在小批量轉向大批量生産的試驗階段,主要解決技術問題。“新標准出台這段時間,企業一直在招投標,目前在同幾家水性塗料品牌做産品穩定性實驗。”肖敏介紹說,“全部流水線改成水性漆是個龐大而複雜的工程,整個工藝結構都要變,動力方面涉及用電,也要跟著變。僅設備和廠房改造就做了四千萬元預算,目前已經花去一千多萬元。”

也有家具企業人士吐露心聲,“對于新標准的實施,雖然政府給了‘油改水’的企業部分啓動資金用于前期研發,還有政府采購項目優先競標資格的支持,但還是希望能陸續在全國範圍推廣高環保標准的水性漆技術,或者能有其他一些優惠政策給到北京本地企業。”

北京試水家具業“油改水”結束,水性漆即將全面替代油性漆?!

將來對消費市場的影響

家具生産企業實施“油改水”後,對消費市場將帶來怎樣的影響呢?

對于消費者來說,家具企業減少或嚴禁使用對健康有害的油性塗料是利好消息,“油改水”後,家具産品本身的環保品質也會大幅提升。隨著人們對生活品質要求的不斷提高,使用水性塗料的家具産品勢必會得到越來越多消費者的認可。

同時,北京市環保局相關負責人指出,目前環保部門主要監控的是生産環節,流通環節不在此列。在北京家具流通領域銷售的不僅僅是北京家具企業生産的産品,也並非都是水性漆産品,消費者在購買時還須細心辨別。

                                               來源:新浪網